呼伦贝尔百科

广告

阿尔山满洲里游记

2013-08-23 02:12:15 本文行家:指环王11

我不大喜欢旅游,但却有非游不可的时候。去年王老板硬拉我重游了白洋淀,今年又替我老伴儿游了一次满洲里。去年年底,老伴儿的单位想组织退休的老干部们出去逛逛,但又怕操心,就为他们发了张两千多块钱的旅游卡,把监护权赏给了旅行社,卡里的钱只能旅游,不能挪用。可我家老伴儿觉得,全国的城市哪儿也不如闺女所在的上海,全国的农村哪儿也不如自己所在的倴城,所以,哪儿也不想去,去就是受罪。而我这个小气鬼又舍不得把两千多

 我不大喜欢旅游,但却有非游不可的时候。去年王老板硬拉我重游了白洋淀,今年又替我老伴儿游了一次满洲里。    去年年底,老伴儿的单位想组织退休的老干部们出去逛逛,但又怕操心,就为他们发了张两千多块钱的旅游卡,把监护权赏给了旅行社,卡里的钱只能旅游,不能挪用。可我家老伴儿觉得,全国的城市哪儿也不如闺女所在的上海,全国的农村哪儿也不如自己所在的倴城,所以,哪儿也不想去,去就是受罪。而我这个小气鬼又舍不得把两千多块的便宜白送给旅行社,就只好豁出辛苦去替她受了一场罪。

      听乐天小草老妹儿说,阿尔山——满洲里一带是个避暑的好地方,我何不也去避上一避,把受罪变成享受?到旅行社一打听,去一趟的费用正好是两千多块,所以,我毫不犹豫的把旅游卡交给了他们。本打算带上一个伴来着,可和我臭味相投的朋友们都舍不得赚钱的时间,我只好耍着光棍出去了。合同上说火车上的餐饮是自费的,为了省钱,我从超市里买了一只酱猪蹄、两张鸡蛋饼、3只烤鹌鹑、6只烤鸡翅、8罐小哈啤,背包罗伞的跟着旅游团体验了一次阿尔山双卧6日游。

      8月9日晚7点半,我从唐山站登上了从北京开来的旅游专列。我们这个团队一共11个人,多数在55岁以上,其中有5个唐山老公安、一对老夫妻、一对小父子和我老爷子,带队的是顺风国旅的全陪老板娘兰兰。登车卡上写着我的铺位是5车1床中铺,和我同床的是跟着兰兰一起上来的苗哥和苗嫂。吃饭的时候,我拿出了烤鹌鹑、烤鸡翅和哈啤,想和这老公母俩围在一起吃,可这对老夫妻带上来的只有八宝粥,说什么也不想占我的便宜,我只得举杯邀车灯,对影成三人了。喝完了闷酒,准备上床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,我的上铺是苗哥,下铺是苗嫂,我夹在他们老两口子中间,成了第三者。为了自己的晚节,我热情动员苗哥睡中铺,我睡上铺,可苗哥苗嫂还是不占我的便宜,坚持保持现状。正当我被他们老两口子夹得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,我意外的发现,对面的二床,上铺和中铺都是空的,只有下铺躺着漂亮的老板娘兰兰。经我和兰兰沟通,让苗哥睡在了她的上面。经过努力,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,一觉醒来窗外就是一望无边的大草原了。10日下午4点半,我们顺利到达了旅游的第一站---内蒙东北的阿尔山。
   
      阿尔山,不是山,“阿尔山”是蒙古语的音译,全称为哈伦·阿尔山,意思是热的圣泉。阿尔山市在三沙市成立以前是全国最小的市,全市只有7000多人口。这里拥有丰富温泉和森林等资源,每年都会举办以温泉为主题的圣水节,冬天还有冰雪节。中国温泉博物馆就建在这里,在里边泡个温泉澡,只花200多块钱,据说没有泡不掉的毛病。阿尔山的矿泉也很出名,当地的导游说,用五里泉的水洗手就能洗上财运,洗脚就能洗上官运,洗脸就能洗上桃花运。她嘱咐大家千万不要洗澡,我估计是怕洗上身孕。

      在阿尔山,我住的是单间,充分享受了老光棍的待遇。房间里没有空调,却要盖没脖的棉被,比在家里开空调舒服多了。11号一大早,我们就换乘大巴,向着满洲里的方向出发了。一路上我用老傻拍了很多照片,在这里捡着好点的展览展览,再配上点字,就算看图说话吧。




蓝天白云,青草白羊。车太颠簸,把羊儿们都从片里颠出去了,我老爷子和导游一起恳求大家原谅。




阿尔山火车站是小日本修的,到现在还在用。站前捧哈达的姑娘和拉琴的小伙儿是专门迎接我们旅游专列的。




阿尔山市四面环山,只有一条街,街上只有两处红绿灯,步行一个小时,就能转遍全市。



  








全市的屋顶都是尖的,导游说是为了防止积雪。



温泉博物馆在市的东南方,到里边泡澡的都是想治病的。




我们住的旅馆,像别墅一样,我就住在二楼最左边的房间。





导游一边说一边唱,六个多小时的大巴一点也不显寂寞。




没想到她遇到了高手,这哥们唱歌,比阎维文的嗓门还高。


  


远处刮起了龙卷风,吓得我直哆嗦,到跟前一看,原来是电厂的烟囱冒白烟





中午在这个大蒙古包里吃了手把羊肉,肉很硬,牙口不好的只能用舌头舔,幸亏我带了一把贼快的水果刀,要不就白来了。





蒙古包北面有一座大敖包,烈日下我先晒晒这脸褶子。






这是我们住的饭店,楼顶上尖很多,不知道有什么用。




在饭店前面的小街上捏个影,为我老爷子到此一游留点证据。





套娃广场的套娃很壮观,最大的套娃有5层楼高,我们的晚饭就安排在套娃的二层里,边吃老毛子大餐,边看老毛子表演。





  




      老毛子的饭菜很难吃,但黄毛子丫头很漂亮。因为灯光变幻无常,拍片难度很大,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好镜头,却拍成一锅糊涂粥。精彩的钢管舞不让拍,怕被捅到网上去;还有一段不让拍的是,我们的一位老公安被拉了上台,以为是要和美女共舞来着,结果却为黄毛丫头当了一次钢管,那丫头用穿丁字裤的屁股在老公安的腿上、根上蹭来蹭去,把那老小子折磨得直流哈喇子,气得我一个劲的喊:你们这些老公安是干什么吃的?眼皮底下有黄为什么不扫?





不让拍场内的,我就拍场外的,这位爱唱歌的老公安一出门,就被俄罗斯娘们看上了,吓得我们导游眼都直了。





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,我怕他们出轨,一直在他们前面举着老傻。





和美丽的套娃合个影,一点毛病也没有。





国门很雄伟,我的高大形象就不和国门比了。




返回阿尔山,登上玫瑰峰,摆一个习惯的姿势,这叫“乱云飞渡仍从容”。





返程时,仍和苗哥、苗嫂同床,这老两口是遵守纪律的模范,旁边就是空床,他俩却坚持挤在一起。





到家了,我们倴城的蓝天白云不比阿尔山的差。




我们倴城也有草地,就是面积小了点儿。




我们倴城也有蒙古包,就是四面透风。


分享:
标签: 疯老爷子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